九九

<K莫>食全食美(2)

微笑宇光:

链接:食全食美(1)


=======================


自那日过后,郝眉闭门谢客,日以继夜赶稿。小窝这边还好说,关键是那场美食展的后续报道与点评……每当他鼓足勇气打开手机,捏着鼻子,准备一张一张翻看当时拍的照片找些灵感交差,不幸均以失败告终。质地柴木的蟹肉冲他张牙舞爪,闪光灯下惨白的鱼眼触目惊心。所有的一切都在挑动郝眉那根脆弱的神经,玉轩楼中的惨痛记忆从舌尖一直冲杀到心头,以至于导致生理性的恶心反胃。


一周过去,在又一次努力尝试了几百字后,回收站里废弃的word文档又成功增加了一篇!


 


对不起!他尽力了!


郝眉倒床不起,一个劲地掰揉他他那颗脆弱的小心脏……


 


过了大约十分钟,手机响起,拿来一看,肖奈!


“老三!”


电话刚通郝眉嗷地就是一嗓子,“老三你你你你不能怪我谁让你非要那天回来本来应该微微师妹去那个什么破展变成我去这下好了我现在想起那天就反胃看见照片就想吐什么都写不出来……”


“……”


“总之我现在文思了无灵感枯竭心情不畅胃口全无这都是你害的……”


“……你说完了没有?”


“……还差一句……”


“说。”


“……你要怎么补偿我?!”


“请你吃饭,地点任选。”


“哎?!”


对话到此郝眉瞬间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这么说你是专程打来请我吃饭的?不是来催稿的?”


“你认为呢?”


“……我认为……”你会这么好心?


“你认为我不会这么好心?”


“!”你是蛔虫吗?!“一会天府国见!”


郝眉挂了电话以后阴恻恻地笑,嘿嘿,你说地点任选的,反正待会我不带钱包,别想坑我!


 


天府国是A市很特别的酒楼,和一般地方不同,它可以说是由两部分组成,一主打川菜,一主打海鲜,两部分相互独立但共为一体,拥有各自厨房,且传送菜品的小打杂着红蓝两种工服穿梭于大堂,看见衣服就知道是哪边的菜上来了,场景蔚为奇观。据说是因为老板原本为两兄弟,一在蜀地长大,另一个在沿海,恰好均做得一手好菜。后来因缘际会,两人在A市相遇相认,于是便合伙开了这家店。


如此倒也算是一段传说。


 


郝眉到后发现愚公和猴子也来了,趁着肖奈上厕所的功夫,三人互相串通了情报,才知道肖奈给几人都打过电话,而他们心有灵犀地选择了同一家地方——


毕竟天府国就两个特点:


一、好吃;二、贵。


 


也都心有灵犀的没带钱包……


毕竟老三战斗力太强,不得不防!


于是乎三人达成统一战线,待会若有任何情况,一定互相帮衬!


 


谁知这一顿饭下来其乐融融,老三分外和蔼可亲。搞得开始的惴惴不安都变得有点愧疚,毕竟难得一次的机会,郝眉他们点菜点得可是毫不留情!莫不成是他们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肖奈就是为了聚一下,来请他们吃饭的?!


覆水难收,只能全部吃光来回报老三的赤诚!


风卷残云后,一片狼藉。


酒足饭饱后郝眉满足地摸摸肚皮。啊啊!这里的麻辣鳝丝还是一绝,蒜蓉龙虾流连忘返。


吃饭时郝眉还拐弯抹角地向肖奈提出了自己的难处与瓶颈,谁知他没做犹豫,直接让郝眉一会去致一,把照片交给微微。


郝眉简直热泪盈眶,老三你终于重友轻色了一把!


 


吃完饭下午郝眉就颠颠地跑去公司。照片总共就手机里的那些,郝眉压缩了下再打个包才100多兆,搞得微微见了一头黑线。


“我说美人师兄,就算你再偷懒,也不能这么应付吧!”


“嘿嘿,微微师妹,你知道的,拍照不是我的强项嘛!而且你没去不知道那天的菜有多么惨!绝!人!寰!”郝眉一边义愤填膺,一边讪笑着得了便宜卖乖,“总而言之老三可把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了,三嫂!好好努力吧!”


“是~这的确是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当时的郝眉正处于难题脱手的兴奋状态中,没听出微微的画外音,过了不久之后才知道真正的烫手山芋在后面等着他……


 


再回想到那顿饭,简直就是一场鸿门宴……


就是啊,老三怎么会白白请客……


老三怎么会重友轻色……


老三怎么会……


果然,吃老三的饭要慎重!会丧命的!


 


不过那是后话了,此刻的郝眉正哼着小曲欢快地出了致一大门。无事一身轻,郝眉享受此刻悠闲的状态,于是脑中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


晚上吃什么?


 


郝眉皱着眉头思考了好一会,突然有了主意。


这里离上次参加完美食展后的胡同不太远,算算他已经闷在家里一周了,是时候再去一饱口福了。上次的馄饨留给他的印象实在很惊艳,而且中午吃太多,晚上来碗馄饨消消食……


就这么着!去看看!


郝眉决定了便一点不含糊,撒开腿就往那边跑。


 


谁知到了以后,着实被眼见的情形吓了一跳——


粗略望过去,自那馄饨摊主的地界排起了长龙,生生堵到了胡同口!


什么情况?!


郝眉目瞪口呆,当下便找了个排队大妈问明情况。


 


“我这是给我家那老头子买下酒菜呢!你不知道,这小老板腌制的下酒菜可好吃了!”


“豆子?他不是卖馄饨的么?”


“咳!他除了馄饨啊,还会出摊不少小吃食,什么小笼包啊,蒸糕啊,焙面啊,馄饨只是其中一项。不过最难得的啊,是他腌制的豆子。真的是说不出来的香!我家老头吃过一次都不愿意用别的小菜下酒了,天天催问着来买。而且干着嘴吃也很好!不过这腌东西肯定比较麻烦,所以这啊差不多每个月末才会拿来卖一次,今儿就是日子,大家伙一买基本就是一大盒,来晚了根本买不到呢!”


 


郝眉听完只剩下眨眼睛的分了,还以为只是馄饨,敢情这摊主深藏不露啊!


实践出真知,吃的也不例外!东西有多好吃,得亲自试过才知道,于是郝眉默默地排到队尾,双手合十拜天拜地拜关公。


拜托呀!让我一饱口福吧!


 


然而愿望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郝眉眼见着一个个坛子前摆上了“售罄”的字样,十分心痛。


终于,在他排到还剩四分之一处的时候,所有的坛子扫荡一空。


 


人群里尽是唉声叹气,好多人嘟嘟囔囔着应该早点来的,毕竟再能买到那就是下个月了,然后各自散去。郝眉一扫之前的喜悦,空余未吃到“传说中的下酒菜”的哀怨。


他嘟嘴蹭到摊主的眼前,眼巴巴地看着一排的老僧衣瓷坛,问:


“……一点都没有了吗?”


 


摊主抬起头,静静地望着他。


微风淡过,伴着坛子里的腌豆香……


 


“还有。”半响过后,摊主面无表情地开口,“是我自己吃的。”


听见前半句后表情瞬间亮起的郝眉在得知后半句又变为一脸纠结,他的小动作小表情十分丰富,眼睛小心地向上撇撇,又不住发出呵呵地干笑,一会抓抓头发一会抓抓脸。


 


他的模样一丝不差地落在面前摊主的眼睛里,在他没发现的时候,那人的嘴角扬起一抹极其隐秘的笑意。


 


他拿出个茶叶末色瓷碟,不算太大,从每个坛子里恰恰好捞出一勺均匀地摆放,各类豆品刚刚好一整碟,递给他。


郝眉惊喜若狂,满脸是压抑不住的兴奋。接过盘子的郝眉强压住最后一丝理智问道:


“哎?没关系吗?那你呢?”


“没事。”还是那副表情,淡淡的。


 


郝眉听到这话便也不再客气,当下大大方方接过,坐到上次的位置,准备一一品尝。


 


腌制的豆子共四类。一种是还算常见的香椿豆,是香椿与盐煮的毛豆拌在一起。郝眉尝了一颗,不由赞叹。这香椿选的极佳,定取的嫩头,水烫得也恰到好处,因此将香椿特有的香发挥到最佳。沥去水后切得细碎,加盐,与毛豆混之,候冷。这滋味,妙!


第二种是熏青豆。说是熏,其实是加入了点茴香,毕竟郝眉嗅到了茴香的香气。豆佐以轻盐,再拿出去晾,豆皮微褶,嚼劲十足。


第三种是笋豆。郝眉夹起一颗细尝,发觉摊主用的竟是苦笋,但并不是那种会让人舌根发苦的苦,而是苦中发香,这说明笋选得好。再加以酱油和糖,就那么几粒豆子却使得嘴中产生丰富的化学反应。好吃!


第四种,郝眉刚开始愣了愣,因为他从没见过发得那么大的豆子,仔细瞧,是黄豆,长至半寸,十分罕见。吃了一颗,眼睛突然就睁大了,急急忙忙朝那人问道。


“那个……这个,难道是粉盐豆?”


 


摊主轻轻点了两下头,作为回答。


 


郝眉有些不淡定了。这粉盐豆其实是江阴产物,又因薄利基本没有了,即使是到江阴都很难寻得其踪迹,更别提A市。其实郝眉自己也没尝过,但他听他爷爷有讲,豆发极大,盐炒不收缩,皮色为白,极其酥松,入口即为细粉,因此名为盐粉豆。后味十足,吃一颗嘴巴里好久都是香的,配着酒,或者配着水都可以!


这不就是此物吗?!郝眉很激动,虽然这本质只不过是盘黄豆,但是足以让他兴奋不已。


 


最后还有两块芸豆卷,算是甜品。选白芸豆细细熬煮,直至细沙状,加糖,这里他应该还加了点玫瑰花,因为内里有玫瑰香气,制成小卷,就只有四个字,香甜可口!


 


郝眉如获至宝,每一口下去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在他陶醉之时,摊主又盛了碗白粥给他。粥是用高压锅直接压的,米极烂,水和米的比例可谓标准,不淡不稠,可谓粥。与豆子一起吃,简直是舒心舒肠。


 


郝眉撒了欢一般地吃着喝着。这期间,摊主就在一旁收拾着小摊铺,时不时抬眼,望向桌子上那人“不甚雅致”的吃相。


 


最后整整三大碗下肚,郝眉打了个响亮的饱嗝。他抹抹嘴,拍掌赞叹。


“真没想到,大哥,你是个扫地僧啊!”


“扫地僧?”摊主些微偏头,眼神略有不解。


“就是……世外高人的意思!”郝眉由衷感叹,“简直是太棒了!我是真没想到竟然能在一个胡同里吃到这些东西,怪不得排那么长的队!而且我听说,你不止会做这些,还会做好多好吃的?!”


摊主顿了顿,“嗯”了一声。


“太好了!我以后要天天过来!”郝眉欢呼一声,直接站起跑到人家面前,“你每天都在的吧?!基本上什么日子做什么?大约多久一换?……哎呀,不然,我们交换个电话号码吧!”


摊主听到这话一愣,表情有一闪而过的触动,可下一秒,便淡淡开口:


 


“我只是个小摊贩,卖吃食的。”


说罢低头重新干起了手中的活,但还没两秒,就听一声急切的话语。


“哎!等一下!”


抬头,是一双晶亮的眼眸,一副明灿的笑容,和一张好看的容颜。在已经暗下来的天色中,闪闪发光。上面的两片嘴唇一开一合,向他轻轻地道:

“我只是个小编辑,写字儿的。”


评论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