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K莫>食全食美(5)

微笑宇光:

链接:食全食美(1)   食全食美(2)


           食全食美(3)   食全食美(4)




===========================




郝眉奔到致一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翻滚着小幅度的骚动。十几个脑袋瓜凑在一台电脑前七嘴八舌谈论得热火朝天。


“微微师妹!”还隔着老远郝眉按捺不住举臂高呼:“什么情况?!”


“美人师兄,快过来!”位于中央的贝微微一脸明艳冲他招手。郝眉脚底冒火,从门口一路冲进来,周围人有主动有被动地劈开条道。跟蛇一见缝钻,没几秒就窜到电脑前,眼睛发亮地盯着屏幕。


“KO?!真的是那个KO?这,这确定嘛?!”


“是的!错不了!我们还特意联系了饕食赛务组,查到当初他的报名信息,就是他!消息确凿无疑板上钉钉,这才通知的你!”


“……这么说,我要见到KO了……?”郝眉怔愣着自言自语,诡异地沉默了几秒过后,笑得地动山抖,见人就摇。


“我要见到KO了!!!”


 


“我说眉哥,咱冷静,冷静啊……”愚公和猴子酒在一旁作势拉他,“你这样子别到时候再把人家吓跑喽。”


“那必然不会!我肯定好吃好喝招待,再不然抱住大腿不松手!”


“你有没有点出息!”


“你们懂什么?!”


三个人闹成一团。


 


肖奈和贝微微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笑。


“不过大神,你说,为什么那个鼎鼎大名消失许久的KO,会想来参加我们这个初办的交流会呢?”


“没办法确定,也许是因为无意看到了我们的宣传感了兴趣,毕竟这些工作部门里也一直有在做。也没准也许……”


肖奈冲那边正兴起的郝眉扬了扬下巴,“见不得郝眉受苦受累呢。”


“切,什么啊,他又不认识美人师兄。”


“夫人莫当真,我开玩笑的。”肖奈搂过微微,淡淡一笑。


 


致一里面一派喜气洋洋。的确,这颗重磅炸弹来得正是时候,为他们持久未攻克的难题炸出了个大豁口。肖奈他们立即借以此为突破点,大肆渲染。其实KO并不是上届全国冠军,只不过是A市赛区的预赛海选第一名。但虽如此,却是当时每一位厨者心中的刺。


因为预赛结束后,他便退赛失踪了。由于饕食海选只通过选手呈上的菜品进行判断,为求公平,是只见其菜不见其人,完全由菜品决定一切。评委先前也不知晓所评之物出自何人之手,待到结果公布出来后,那人早就走了,只留下一个名字,因此连他具体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更戏剧性的是,由于第一名退赛而顶上的第二名,是全国前三甲。


这便使得流言四起了。卫冕冠军的厨师当然是实至名归,但奈何有这样一不确定因素,自然惹人瞎想,茶余饭后侃天侃地之时,忍不住说上一句。


若是他不退赛呢?


当然事情没有如果,这也只是一句不负责任的戏言。毕竟后续比赛相当严格,煎炒烹炸煮无一不作为评判标准,需得全部精通,此外还对选手刀工,选材,创新等有甚高的要求,哪项短板都会惨遭淘汰,因此他未必真的能闯到最后。不过这带点传奇色彩的小插曲,导致KO的名气比许多前十名的参赛者还大。


 


于是当这个名字出现在美食交流会的名单中,果不其然瞬间吸引了许多各地名家,以上届饕食美食大赛的参赛者为最。而一传十十传百,短短一周之内,竟确定了上百位名厨加入,这还不包括各地的著名美食评论员、博主和记者。


 


郝眉最近依旧很忙,可状态完全不一样。


头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能一口气腾腾腾爬五楼了。……咦?什么鬼……


哎呀,总之就是,一切拨云见日!


 


“老板!再来一碗!”


郝眉舌齿间还衔着块腊肉,晶莹剔透的饱满泰米粘了两粒在嘴角,唇瓣油光泛亮。满满一份腊肉饭已被桌前的人蚕食殆尽,他正毫无自觉地滴流着自己一双炽热的眼睛,在某人看来,就像一只恬不知足的小动物。


空碗接过,两秒后,又是喷香袭来。


 


郝眉要是有尾巴估计早就摇得昏天黑地,碗摆上来,深嗅一气,再次埋头开动。


腊肉是上好的腊肉,以温烟熏的,从里到外都是那股烟熏的特殊味道。一般这种腊肉,先是整块蒸,蒸透了,再切薄片备着,可以用来炒菜。现在则是用来做腊肉饭了,将片好的腊肉和均匀放至米上一起蒸,腊肉的味道顺着就渗进了米中。此外还掺了蜂蜜,融进去后,带了丝丝蜜意点缀。


郝眉情不自禁又自己起身盛了一碗。


 


旁边的人依旧围着围裙,坐在他旁边,一口一口喝着老旧玻璃杯中的白开水,视线寸目不移。


 


“每次来你这我都会吃多。”坐下后,郝眉忍不住说道。


“你太瘦了。”


“只有你那么说,他们啊,前些日子都说我胖了。”郝眉笑笑,毫不在意又往嘴里送一勺米饭,“不过也是,这些日子忙,可能真瘦了些。但马上就好了,过两天交流会开完,一定补回来!哈哈哈哈……”


“嗯。”身边的人对着郝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似乎已经在心里琢磨着做点什么能迅速长肉。


“别啊别啊,我说笑的。”郝眉眉眼弯弯,赶紧扯开话题,“哦,对了,我跟你说哦!我们交流会上啊!会来一个大人物!KO!”


说到最后时,郝眉是压重语气一个字一个字强调的。那个名字从嘴中吐出来时,郝眉眼睛里闪着星星。


“嗯。”身旁人抱臂,脸上看不出表情。


“你果然也知道他啊!”郝眉显然跑偏了重点,“那你肯定也知道,他凭着一道里脊瓜丝卷,力压群雄,成功夺得预赛第一,之后却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销声匿迹,隐姓埋名,连个面相都没留下。然而这次我就要见到他了!”


 


郝眉话匣子打开,话止不住地往外蹦,说得眉飞色舞,唾沫星子横飞。趁他说渴了喝口水的功夫,一道声音问得淡淡的。


“有这么开心么?”


“当然啊!那届比赛恰好我有个远房亲戚是赛务组人员,于是我便托关系去当场务兼评委助理,有幸尝到了那道菜!真的是太……绝了!”


“整盘菜用的完全都是最平常的配料,没有任何稀有食材,但是却能如此搭配出如此美味,而且创意十足,随处一细节都是可圈可点。”


“就好比,他竟将西瓜皮削干净切条腌制,与猪里脊一同卷入所制作的鸡蛋卷中,瓜皮的清香微酸与里脊的滑嫩浓郁在口中所起的化学反应简直可以说是爆炸;再好比鸡蛋卷薄而不腻,内里裹着青椒粒,当时我一尝就只觉得一粒粒都清脆多汁,极为爽口,后来请教了评委才知道他应是舍弃了一般做法,直接将青椒文火上烤,因此食材的原汁原味完全得以保留。”


“至于其他的就不多说了,最最重要的是,这盘菜的精心程度,从摆盘到选料再到烹饪,任谁看了都会为之感动,太精心了!总之当时吃完我就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做出这样一道菜品。可谁知他在公布结果之前就走了,直接退了赛……”


郝眉略带遗憾地叹了口气,但下一秒却又希冀四溢。


“不过没关系,我马上就要见到他了!”


 


在郝眉手舞足蹈,边吃边说的过程中,给他做了满满几大碗腊肉饭的人,只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那双一直望向他充满温柔的眼眸和嘴角扬起的笑意,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对于那张面瘫脸,这太难得了!于是郝眉……


“哎?你笑什么?”


搞得人一愣。


郝眉扑闪着自己那双大眼睛,托着下巴,直勾勾地盯着他。


盯得人不自觉干咳了一声,“……那个……”


 


恰好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喂,老三啊,愚公啊?我现在在外面吃饭,怎么了?……哦哦哦,好那我马上过去……知道啦!不吃了!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嘿嘿嘿”


一来一往几句话后郝眉挂了电话,拿起衣服起身告别。


“这交流会马上就开始了,致一那边大问题小问题都需要人安排解决,人手又不够,我这两天肯定很忙,估计要住办公室了,就不过来了。上次你不是说也要来交流会吗?我可记得的!到那天,我来找你,一起去啊!”


“嗯。”


郝眉恋恋不舍放下饭碗,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


“啊……我这两天估计要吃盒饭了……555555……”


 


转天,致一杂志。


“眉哥!你自己点餐啊!也不叫我们!真不够意思!”愚公从外面跑完场地回来,进门手里拎着一兜饭盒。


“啊?我没叫啊?”埋头整理资料的郝眉一脸发蒙。


“那这是谁的?!我刚进门看放前台上的,上面写着给你的啊。”


“等会,我看看。”


郝眉放下手中活,拿过愚公手上的兜子,饭盒刚一打开,一股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


“哇靠!眉哥!你在哪点的外卖?!也介绍给我呗!”


寻味而来的同事们蜂拥而上。


 


郝眉有点发愣。


 


“你们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他放下东西,挤出人群。


 


“喂。”


低沉的声音传来,不知为何,郝眉此时听起来,酥麻的感觉从耳廓一路顺着脊椎骨划满全身。


“你,你怎么会有我公司地址?”


“上次你睡在我家,无意看到了你的名片。


其实郝眉第一句想问的不是这个。


“你……你……”郝眉你了半天没你出什么来,因为他的胸腔里又开始咚咚咚地不听使唤。又来!MD,忙完这阵子得去医院瞧瞧。


 


“盒饭你吃不惯。”郝眉没说出什么来,另一边开了口,“昨天的腊肉看你喜欢,我弄了种不一样的做法。”


郝眉怔愣地“嗯”了一句,然后才回神一般,想到说,“不用你那么麻烦的。”


“你喜欢就好。”


听见这话郝眉又开始照着胸口一通乱捶。


 


放下电话后郝眉神色恍惚地飘回办公室,然后发现一群饿狼红着眼看他。


“眉哥啊!你快告诉我你哪点的外卖啊!”愚公跑上来摇他,“太好吃了!”


郝眉如梦初醒,赶忙把饭盒护在怀里。“我的!”


 


“这么说,这就是你天天跑去的那家小摊铺?”听了郝眉的解释后,一群人舔着唇眼巴巴地看着郝眉一勺一勺把腊肉放到嘴里。


“对啊,就是他,所以啊,没有外卖。”郝眉得意地摇头晃脑,又吃了一口。


“哼!小人得志!”愚公愤愤坐到他面前,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你记得你说过,他到时候也会来参加咱们的交流会?”


“是的啊!”


“嗯……”愚公摸摸下巴,感叹道,“这么看来应该也未必不是个大神,到时候有好戏看了。”说罢挑眉坏笑地拍着郝眉,“那到时候你是看KO呢,还是照顾这位呢?”


“那当然……都要!”


“嘿!你小子还挺花心!那就预祝眉少用魅力成功将两位都拐回家好了!一个单日子做饭,一个双日子做饭,齐人之福啊!”猴子在一旁窃笑。


“呸呸呸!你俩……咳咳咳……”


郝眉成功呛到了,脸颊通红。


 


只有他自己知道,有那么一部分是心事被戳穿的窘迫。KO不说,但是那个小摊主,他还真有点……


什么呀郝眉!你真该去看病了。


 


 


时间一晃而过,美食交流会的日子就这么到了。站在胡同口的郝眉,西装革履,精神气十足。他不住地看表,表情有些急切。


待到一个身影出现时,立即笑意融融地举起了手臂。


“喂!这边!”




=======================




(看了一天美人的不良人,现在希望离镜快出现……


嗯,就这样……)

评论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