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

<K莫>食全食美(7)

微笑宇光:

链接:食全食美(6)(前12345在6里有链接,直接点进去就行,或者进我主页,就不放了)


最近沉迷彬彬和大成中无法自拔,乃至荒废写文……于是今天怒爆千字……咦?怎么感觉好像流水账……


望不嫌弃……


=======================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数百人的大厅里,居然静可闻屁。


无数双眼睛在三位主角之间,游离来游离去,游离来游离去。


 


郝眉如芒在背,关我什么事?本来没我事啊!!!


好吧……现在似乎……有我事了……


他咽咽口水,不自觉伸手去扯KO的袖口,低声悄言:“喂……那个……”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那对面的刘大厨神色甚阴,已经似乎憋了好久,此刻不快地开口,“给你小辈一个机会,不要不识抬举。”


 


郝眉原本还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但听见这话心底反感立刻腾升反噬,下意识抬头便要回嘴。正待出鞘,却只听身边的人淡淡说道。


“豆腐一物乃中国食品中之瑰宝,从点到制都均有讲究。”他说得简明扼要,然后略微一顿,依旧那般语气“还是,您怕这道菜会输给我?”


 


这下刘大厨的脸色直接变成了猪肝。


 


鼙鼓喧天,弥漫硝烟。


 


郝眉身处战场中央,身姿挺拔,面不改色。愚公朝他比了个大拇指,眉哥威武!


主角咧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这,听这意思,难道要,现场点豆腐吗?!


…………


……我能遁地否?


 


周遭可没郝眉这些百转千回,口哨声,八卦声此起彼伏,全部都是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兴奋嘴脸!


拿小葱拌豆腐作为比试菜品,本来更像一场闹剧,可被传说中的大厨,以一副严肃认真脸和无可反驳的理由说出后,一下就变了味道。


摇身一变变成了场大热闹。


毕竟,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比,今晚上,谁都下不来这个台面。而且托了郝眉的福,这比试内容也是难得一见。一般到刘大厨这样地位的名家,经由他们过手的都是最后那道点石成金的工序;还有就是所做通常为一些硬菜、大菜,方能从各方面凸显自身厨技。凉菜自然也做,豆腐也不是不能制的,不过这种一般情况下都会直接从专门老店家提前直接执配,根本不需要也没必要自己动手。


不过现在……


 


KO还是那个样子,定海神针地钉在那。


半响,对面的大厨手一挥,发了话。


“拿黄豆来。”


杵在一旁的工作人员如梦初醒,立即去后面取材料。


 


两人分别选了一处距离较近的大会所准备的台面,低头开始摆弄厨具,不再着一言。待到黄豆取来,战况正式打响。


 


取来的黄豆是上好的,个个饱满鲜亮,也已经泡了一天一夜,呈发胀皱软状。比试的两人取了适量,放置粉碎机中,加水,开关嗯下后,“嗡嗡”的机器声不绝于耳。


郝眉还是站在方才的位置,外面的世界被他屏蔽。他出神地看那个人,依然利落的寸头,相同的眉眼,他低头专注的样子,和在小摊位上的他,一模一样。


可他怎么就感觉那么梦幻呢?


他似乎觉得,等回神了以后,是不是就发现他在的地方还是那个只有三张木桌的小胡同里,周围是市井喧嚣,人间烟火。


 


愚公唤醒了他。


“眉哥!别杵在那了!”他拉过早就看愣了的郝眉,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人家都是在看菜,你这是要把人厨师给吃了啊!”


“别闹,没工夫搭理你。”


“谁闹了?!”愚公耸耸肩,表示很冤。他站在郝眉旁边,也向灶台看过去,不过几分钟,又半笑着冲那边扬扬下巴。


“啧,瞧瞧!两大名厨给你点豆腐。眉哥,你可真是好福气啊~”


郝眉不搭理他。


“哎,我说,你刚才咋不说拍黄瓜呢!”


嘿!还来劲了!


“滚!”


 


这声滚说得中气十足,周围的空气都略有一震,无数人的眼睛又向他投来,而且其中一双还是KO的。


他正在过滤豆渣,光滑浆白的豆浆从顺着滑下落入碗中,原本面无表情对周遭充耳不闻的人,似乎被这个字触动,抬起眼眸,冲着发声源浅浅笑了一下,然后又低下头去。


 


郝眉的脸又红了,急急忙忙往边上蹭了蹭。这典型欲盖弥彰的行为被刚好忙完前来的肖奈撞见了。


“郝眉这是怎么了?”


贝微微立即在其耳边嘀嘀咕咕。


大神听完了然一笑,声音都提高了个八度,“哦?看来之前我似乎说中了什么。”


微微想了想,一脸崇拜,“大神就是大神,开个玩笑都能一语成谶。”


“夫人记忆甚好。”


 


致一众人八卦魂起,各个表情生动,语间回味无穷。不过恰恰缺了郝眉。此时的他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灶台。比试已经进行到煮浆部分,锅中传出的豆香回荡。他们二人一采取的是敞开锅,一是用密封罐煮。KO采用的方式煮浆效果更好,不过需格外注意温度,如若不慎超过100,蛋白质质变,品质则会严重受损。


一双手不住地在自己的衣角抓来抓去,郝眉后知后觉,手心里全是汗。


直至关火,一颗心终于落下,但还没一分钟,便又提了上去。


 


不住地眨眼,咬唇,五官时而揪在一起。


他见不到自己的样子,自然不知道此时的他在旁人看来简直是个快炸炉的煤气罐子。


 


微微不忍,决定给他个发泄口。


“美人师兄,怎么了啊?这副表情?”


“哎呀,他他他,他鼓捣卤水干什么啊!”


“???”微微一脸蒙,“难道不是点豆腐吗?”


“已经准备石膏了啊!”郝眉着急道,“你不懂,用卤水点出的豆腐大体偏老豆腐,含水少因此比较硬,质地也是粗老型的。石膏豆腐的话就是会含水量多,细嫩光滑色泽洁白。小葱拌豆腐的话,一般都会选择这种嫩豆腐才对……”


郝眉话匣子打开,源源不绝地给微微灌输知识,听得微微一愣一愣,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位美人师兄的不一般。


是啊,吃遍大江南北的知名美食评论员,可不是说说而已。


“而且,现在最关键的不是注意温度吗,点豆腐的温度是在70到80之间,错过了就凝聚不起来了,他怎么……”


他怎么就这么气定神闲地用手在锅上的蒸汽晃晃就完事了?!你以为你是神吗?!没看到另一位上测温计了吗?!


 


郝眉在那搅手指,看得其他人直乐。愚公笑说“教科书般的皇帝不急急太监”,遭到了微微的鄙视。愚公摸摸脑袋,我又用错词了?


 


“美人师兄,你难道不相信KO吗?”微微偏过头,问了这样一句话。


郝眉顿住,下一秒立刻说道:“我当然相信他啊!只是……”他只是不出来,干脆撂下一句,“哎呀,说了你也不懂!”


微微抿嘴憋笑,回到肖奈旁边。


大神看向他家夫人,扬唇启齿,互换眼神。


 


夫人看来甚懂。


懂啊当然懂。


 


谈恋爱的人都懂!


 


谈话间战况已至高潮,最关键的部分,点豆腐。那边刘大厨所用石膏,轻轻一点,原本的一锅浆液开始迅速凝结,形成豆花。第一次见的人会觉甚为神奇,咂舌声不绝于耳。


KO一边则是卤水石膏共用。只见他左右手共举,平稳如山,指尖一弹一落,快速果断,左右交替进行。


因为也用卤水,所以呈现变化不如纯石膏明显,但郝眉已经看呆了。


他不知他如何测试的温度,他不知他如何决定的配量,他只看到那锅凝结而成的豆花,滑润晶莹,丝毫不见老豆腐所呈的粗糙质地。


 


点豆腐的两人几乎是同时收了手。接下来的便就是装盒冷却,按常规方法压榨滤水后便可以了。


这过程中二人挑选了嫩葱洗净切成葱花备着,刀锋落在木板上嗒嗒作响的节奏十分明快。做菜时候的KO一向认真,不论他在做什么,手里摆弄的是什么食材,郝眉从未在他的眼中看到一分轻怠。


他一手握刀,另外修长的五指伏在案板上,上面还粘上几粒绿意盎然。整个人在大堂流动光线的笼罩下,熠熠生辉。


 


他好像更帅了。


似乎比之前见他的每一次,都要迷人。


郝眉心中不由控制地钻出这样一句话,而他也完全不愿阻拦,就这样让其肆意地激荡在自己的胸腔。


 


豆腐压好后,拿来切块、焯水、配料、装盘、摆盘,一系列动作简直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到五分钟后,装在精致青花瓷盘中的小葱拌豆腐,便呈到了大众面前。


 


滑嫩的豆腐揉和俏皮绿色,顶端浸着一层薄薄的淡黄,色泽素雅淡洁,清香飘逸。本来如此平常的家常小菜,此时此刻,竟也是惹人发馋,成为夺目焦点。


 


来交流会的大家众多,其中就有号称豆腐王的李师傅。他从十几岁便开始与豆腐打交道,一做便是四十多年,店面也是分布全国各地。大家选了他先行做评,公平公正。


 


那师傅微驼着背来到两盘菜前,先看,再闻,然后取勺碰触搅拌片刻,豆腐的基本品质心中便有了数。


两盘都算得上佳品,不愧是名厨。


最后是尝。


先是舀了一勺刘大厨的那盘,入口,随即满意点点头:“不错。”


刘大厨并无什么多余的表情,应是觉得理所应当。只不过侧头地看了旁边的KO一眼,挺了挺胸脯。


另外一人仿若全无所觉,眼观鼻鼻观嘴,安静地要命。


 


郝眉看他,想看出他在想什么。正看得起劲,那人突然抬起眸子,目光顺着就飘过来了,躲都躲不及,直接便撞了上来。


两人隔空对视须臾,一人瞬时扭头,一人面露浅笑。


郝眉在心里咆哮,暗暗鄙视,你躲什么躲啊!有什么好躲的!


再看回去时李老师傅已经到了KO面前,那人又恢复了他日常那张无甚表情的脸,在老师傅品尝他的菜品时,礼貌性地点点头。


 


“年纪轻轻,真不错!”老师傅笑眯眯地拍了拍KO的肩膀,舀了勺豆腐。


他一尝,惊了,眼睛在眼眶里快速转了好几圈。


这小子,点出的豆腐居然和自己不相上下。


而且他方才也是在现场,也有看到KO的手法,不由问出:


“你这点豆腐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KO略一垂眼,答道:“自己练出来的。”


李老师傅感慨片刻,然后悠悠地走下台去。


 


其实也不用再说什么了,问出这样一句话,结果显而易见。


那刘大厨倒也不算是小气的人,听得结果后惊异片刻,走到跟前也品了一勺,然后重新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KO,便离开了。


 


众人又开始七嘴八舌,不少人陆陆续续聚上来,准备尝尝二者有什么不同。毕竟能让豆腐王问出这样一句话,定是不一般的。


而郝眉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美人师兄你看你,有人夸KO,你怎么就这么开心啊?”


“KO他就是强啊!你们不承认吗?!”在这个问题上,郝眉义无反顾地怼了回去。


正在打趣时,KO端着一小碗朝这边走来。


“给你的。”依旧是言简意赅。郝眉一看,是他在台上的小葱拌豆腐。


郝眉立即拿起勺子,开开心心地吃了一口。


 


“好吃么?”KO凝视着他,似乎要把面前的人吸进他的瞳孔中。


郝眉有些说不出话来,口腔中的豆腐已被舌头搅得稀碎,软滑嫩极,葱香豆香融汇。还有淋在上面的麻油,精盐,以及一点点白胡椒和芥油,他都一一辨出。在口腔中的化学反应,可谓奇妙。


“好吃。”过了片刻,他才点头。其实他很想说,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小葱拌豆腐。


KO见他答话,脸上的表情生动不少。


“你喜欢就好,不过这里只有粉碎机,效果还略微差一点,下次我用石磨磨来做给你。”


 


郝眉的用爪子蹭了蹭胸口。心脏又开始不听使唤了!


 


于是乎深吸口气缓缓,突然想到个问题,赶紧借来分散注意力。


“对了,你刚才点豆腐的时候,为什么还要用卤水啊?”其实光用石膏便可以了,而且吃起来应该更爽滑。虽然可能豆香会稍弱些,但一般人也吃不太出其中差别。


“卤水更健康。”对面的人一字一句,认真说道,“这是做给你吃的。”


 


完了……好像跳得更厉害了……



评论

热度(340)